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關閉在線客服
購物車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幫助中心 English

資訊分類
新聞動態
首頁 >> 行業動態 >> 10年出貨50億顆,從數據中心到車載存儲,詳解慧榮四大產業布局
10年出貨50億顆,從數據中心到車載存儲,詳解慧榮四大產業布局
發布時間:2017-9-30 2:04:26瀏覽次數: 6035

出貨50億顆,詳解SMI的四大產品線

隨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,在服務器,物聯網,車載,通訊及終端等領域,對數據存儲的需求與日劇增。2017年全球存儲市場規模大約400億美元,其中中國存儲占據全球30%的市場。龐大的市場以及巨大的發展潛力吸引了各大存儲芯片廠商扎根中國,而慧榮科技(以下簡稱SMI)作為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,非常早的布局中國大陸,并在中國的本地化程度最為徹底。憑借技術領先、優秀服務以及本地化政策,SMI在中國市場以及全球取得了輝煌的成績。

SMI 001SMI產品企劃資深副總段喜亭

SMI 002“在消費性存儲里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點就是2001年的時候,IPOD推出,它把所有的Nand產業往上推到一個新的高度。” SMI產品企劃資深副總段喜亭表示,2003年,SMI就開始致力于閃存主控芯片的研發,從最早的U盤、SD卡,到eMMC 、UFS、SSD。在過去的10年里,SMI銷售的控制芯片累計出貨量超過50億顆。“這是什么概念呢?你一張張鈔票堆起來高度超過了臺北101的塔,只要10億張。” 1995年SMI成立。2013年,SMI的控制芯片客戶涵蓋智能手機、平板電腦、游戲機及機頂盒,在消費電子領域全球市占達到15~20%。2014年,全球前十大Android手機OEM大廠皆采用SMI的eMMC控制芯片。此外,慧榮在中國嵌入式市場的產品和服務表現優異,大量應用在國內模組廠的EMMC和EMCP產品中,目前在嵌入式存儲控制器的市場份額總體占全球第一。從最早的CF卡、U盤到SD卡,一直做到eMMC、UFS、SSD,甚至Memory SD卡,幾乎所有相關的產品里都有SMI的IC。 SMI 003簡單來說,目前SMI的產業主要針對四個方向:消費性存儲、企業級存儲、汽車級存儲、云存儲。 SMI 004從2013年開始SMI推出EMMC4.5,2015年推出eMMC5.1,到2016年的UFS 2.1,一直到今年。“除了iphone之外,大概3臺手機里面就有一臺有SMI的控制芯片。”段喜亭表示,到目前為止,SMI在eMMC和UFS領域的出貨量已經超過了15億顆。 SMI 005除此之外,SMI也正在從消費性存儲逐漸邁向企業級的存儲,SMI很早就開始經營SSD市場,并逐漸往SATA、SATA2、SATA3,PCIE發展。段喜亭表示,到目前為止SMI已經銷售了1千萬顆SSD主控芯片。“能夠出這么多貨,代表我們的品質經過了客戶認證。” 數據中心與企業級存儲 Nand缺貨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數據中心的需求大增。那么對于存儲芯片廠商來說,究竟是后端服務器的市場增長更快,還是前端存儲的市場更有前景呢? “IT產業走了這么多年,最重要是有資料。資料不是存在本地就是存在云端,以前剛開始說云端出來的時候,本地都被消滅了。但是發現到目前為止手機里面的存儲容量不降反升。是因為兩個目的是不一樣的。” 段喜亭認為,從芯片廠商的角度來看,這兩塊市場終究會并存,不會說一方面會消滅另一方面。對于前端應用來說,需要實時存儲,比如很多手機拍攝的照片不可能存在云端。用戶也擔心安全的問題,不愿意把很多數據存到云端。 對于企業級存儲,也分成不同的需求。段喜亭對《國際電子商情》記者表示,有些應用是講求速度的,比如說資料查詢,查個資料如果要等1~2秒,用戶肯定等不下去。有一些應用不要求速度,也不要求質量,但要求超大型的容量。“比如說微信的資料,三年前的資料可能還可以撈出來,但是大家可能一輩子不會去 撈一次,所以需要海量級的存儲,不要求速度,要求便宜。” SMI 006

2015年,SMI宣布了并購上海寶存。在此之前,上海寶存采用FPGA做控制芯片,但是FPGA的速度已經跟不上,必須要轉成ASIC,此后寶存開始逐漸采用SMI的控制芯片。 對于寶存的業務來說,許多涉及到企業級存儲,這就對控制芯片提出了很高的品質要求。“它不像消費電子,風險不是那么高。”段喜亭表示,今年Q3,SMI的企業級控制芯片開始出貨,到時候寶存也會采用SMI的芯片。“企業級存儲上面你只有一次的機會,一旦人家用了你的東西,出了問題,掉了資料,這就會變成災難。”

自動輔助駕駛改變車用存儲市場?

除了企業級存儲,車用存儲是SMI發力的另一個重點,“寬溫控制,可回溯性,數據保護和車用規格”是SMI在車載產品的重點研發點。 據介紹,最開始車用存儲主要采用的是eMMc,主要應用在車載娛樂或GPS定位方面,不需要太高的傳輸速度。當自動駕駛逐漸發展起來后,逐漸改變了車用存儲市場,逐漸從eMMc走向了UFS。 “自動駕駛輔助會有很多的傳感器,這些數據搜集來后會通過GPU來做運算,然后下決策去控制油壓、剎車等功能。需要存儲的料很大,一天可能要達到500G的資料。而且存儲速度要很快,不可能讀取速度要3秒,等你看到結果就已經撞車了。”段喜亭認為,隨著自動駕駛輔助的發展,車用存儲將會更加細分。一方面是eMMC\UFS負責車載娛樂系統;另一方面是PCIE負責動力系統。 車子的標準非常嚴格,第一點是要支持寬溫,業界普遍的-40°到80°不符合車規,車用的寬溫一般是55°~125°。此外還有可靠性的測試,要有糾錯機制,不能有黑屏。同時還要有非常強的debug機制。“我們車載在中國已經進入前幾大的車載廠商,比如惠州的德賽西威,它是我們的第一大客戶。”段喜亭表示,SMI很早就進入了車載領域,比如特斯拉的第一代存儲控制芯片就是SMI的。不過,要符合車規的需求也不是這么簡單。

**人工智能促進PCIE普及 ** 2017年“人工智能”成為業界最火的一個概念,對醫療、IoT、車載,甚至到機器人、消費電子領域都產生了巨大影響。 由于人工智能對于學習和判斷的需求增大,因此對于計算性能的提升要求越來越高。因此Nvidia用GPU的方式來取代CPU。段喜亭認為,PCIE就是為了應對接下來人工智能應用所造成的存儲速度上的瓶頸。“如果芯片運算速度上去,但是存儲速度沒有跟上的話,人工智能整個產業還是上不去的。” 不過,以往PCIE給用戶的一個觀念是比較耗電。段喜亭表示,這其實是一個錯誤觀念。以往PCIE主要是應用到PC、企業級存儲中,這些應用追求的是高速度、高效率、高運算能力,不在乎功耗,但這不代表PCIE做不到低功耗。“舉例來說,蘋果手機里面存儲就是用PCIE,而蘋果的耗電功耗非常優秀。所以你做不到是你的功耗和性能的平衡沒有做好。” SMI 007NVMe,又稱NVM Express,站在PCIe“肩膀”上的邏輯設備接口協議,得益于PCIe的層次化設計,NVMe可基于PCIe接口進行數據傳輸,這也就是說NVMe的性能理論上等同于PCIe的性能。目前IT行業已經確定了以NVM Express為行業共用標準,得到包括三星與希捷(SSD)、英特爾(處理器)、戴爾(服務器與EMC存儲)、微軟(操作系統)、NetApp(存儲)以及Oracle(應用)等上下游各層級廠商的支持。企業級領域更青睞U.2 NVMe SSD的原因在于,其沿用的傳統驅動器形狀標準可與服務器、存儲設備設計標準兼容,前端插拔,易于維護。 近日,SMI就在北京發布了三款新主控,型號分別為SM2262、SM2263、SM2263XT。三款主控均屬慧榮第二代PCIE SSD主控,并支持的全新NVMe 1.3協議。段喜亭表示,2262是SMI的旗艦產品,是NVMe的第四代,它的特點就是可以做到非常低的功耗。SM2263及2263XT的硬件規格上稍弱些,帶緩存的SM2263和無緩存版本SM2263XT,都支持PCI-E 3.0 x4與NVMe1.3協議,均為四通道主控。但持續讀寫也可達到2.4GB/s、1.7GB/s,隨機讀寫30萬IOPS、25萬IOPS。定位雖更接近入門級,但性能依舊相當強悍,目的是為全面普及NVMe。

2018年缺貨情況將回調

隨著新型智能手機內建存儲容量的不斷增加的推動,目前NAND Flash市場需求表現越來越強勁,外資表示,2017年NAND Flash缺貨的情況將不易緩解。主要廠商大多表示未來3年NAND Flash芯片產能仍無法滿足市場需求的情況下,預期2017年第3季NAND Flash會比2017年第1季還缺貨,可能會是史上最缺貨一季。 對于從去年延續到今年的閃存大缺貨問題,段喜亭表示主要有兩大原因:一個是數據中心的蓬勃發展,導致服務器存儲需求量大增;另一個是從2D制程轉移到3D制程,整個制造周期拉長了。段喜亭表示,這段時間是Nand產業缺貨期最長的,整個業界都很難熬。 那么未來這種缺貨的情況是否將持續?“今天在外面的時候至少有20個人抓住我問這個問題。”段喜亭認為,沒有人知道缺貨會持續多久,但是可以通過一些蛛絲馬跡來預測。“Nandflash的價格已經到了頂,從急漲到平了。平的時候就給我們一些訊號,不是說Nand不會繼續漲,而是Nand的價格太高,已經摧毀了需求端。”段喜亭認為,需求端一旦縮水,市場的機制就啟動了。“Nand再漲上去已經沒有意義了,因為你出不了貨了。這時候的價格會開始向下修正。向下修正的幅度有多大呢?我們也不是很清楚,要看明年上半年原廠對Nandflash釋出的量而定。”段喜亭表示,除了市場會回調價格。 另一方面是Nand的產能一直在擴產,隨著需求端到達瓶頸,供給量將會超過需求量,關鍵是時間點的問題。“有些人說大概是2018年的下半年,上半年可能還不會。我的想法是大概2018年就會看到一些改變出來。”段喜亭表示。

應對中國制造2025,SMI三管齊下實現“在地化”?

SMI 008SMI在中國市場取得的成績取決于其“本地化”策略。段喜亭表示,中國市場具有一定的特殊性,比如中國的Nand flash種類非常多,控制芯片廠商必須能夠非常迅速的支持各家不同的Nand,這樣可以讓客戶不至于受限于某種特定的Nand。針對這一特殊性,SMI可以迅速的擴展Nand的支持范圍,只需要買一家控制芯片就可以支持所有的Nand。 除此之外,中國市場講求快速,一旦在生產端或者客戶端有什么問題的時候,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客戶問題。“這也是為什么我們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設點,因為我們的FAE團隊夠強大,希望能做到幾小時內到工廠排除問題。這也讓客戶覺得SMI的資源非常好。”段喜亭表示,與一些國外的競爭對手相比,SMI最大的區別在于非常了解中國客戶的需求。“我跟一個客戶聊天,他說我們作對了一件事,就是把研發搬到中國來,把廚房設在餐桌邊上,根據客戶的口味上菜。”

“我們從消費端開始做起,逐漸往企業級以及資料中心開始做。現在SMI不只是做芯片,也開始支援客戶做硬盤,還會提供軟件在管理硬盤時候進行定義。”段喜亭表示,到了企業級應用,還需要提供從芯片到系統軟件的完整解決方案。目前從芯片到SSD再到軟件,SMI都以垂直整合的生態鏈進入中國市場,提供業界最全的PCIe NVMe SSD解決方案。“我們在中國會持續的投資,甚至會加強中國的投資,讓所有SMI的存儲技術能在中國深耕。” 根據“中國制造2025”的規劃,預計到2020年芯片國產化要達到40%,到2025年要達到70%。SMI的中國市場策略正是基于這一政策背景。“我們已經跟中國一些企業談一些策略聯盟,甚至不止是策略聯盟,希望借由銷售渠道真正落實在地化。” 段喜亭表示,未來SMI的設計、制造、生產都要放在中國。其中研發方面,SMI已經逐漸擴大深圳、上海的研發團隊,并積極往內陸地區發展。制造方面,目前SMI大部分的芯片在TSMC投產,而隨著TSMC南京廠的投產,未來SMI將逐漸把產品從臺灣工廠轉移到南京廠,甚至往中芯國際轉移。“SMI 20年以來非常專注在閃存的控制芯片,我們從芯片到碟,到資料,再到端。通過三條線共同發展,我們相信在2025年之前SMI會逐漸落實中國市場的‘在地化’”。

評論
0
0條評論
北京11选5走势图